有鹿来

我的眼中是这整个的世界,而世界中心,有一个你。

就是的啊,攻受什么的一旦成了要纠结的事情,那和bg向有什么jb区别啊

夔周:

我写攻受其实很多情况下写得挺模糊哒,而且经常会被说自己写的耀太受……其实即使是写cp文,我也没有从一开始在心理建置上暗示自己“他必须攻”“这个必须受”……
大多数时候其实就只是在写自己的萌点,写自己萌的角色。我从来都是按自己喜好写东西,对于攻受从来不会刻意地去表述出来。
比如我不太喜欢写反攻未遂的情节,也极少会想写“受以为自己是攻,结果成了受后一直耿耿于怀”的情节。我不是很喜欢专门用文字来讨论我cp的攻受,也不喜欢把攻受问题当个需要严肃处理的方向来郑重研究一番。
比如我喜欢耀all,就是纯粹的个人喜好。以前看到过把耀攻耀受与爱不爱国联系起来……我每次都觉得牵强且事逼,过于上纲上线。当然一些众所周知的题材(八国啊,lj啊)的all耀文的确恶心,正因为那些梗,我年少也跟着人愤愤不平也被带偏过骂过。不过前些天看到那种国设耀爷汤姆苏把其它国家描述得极恶心的耀all文……我也不觉得作者多成熟多爱国。

转回正题吧,主要也不是说我们这圈的特殊性,而讲是我的攻受观。
我属于“爱他就让他攻”的人,和“爱他就让他受”的人是同样的心态。我不喜欢攻宠受而喜欢受宠攻,我不喜欢忠犬攻而喜欢忠犬受。总的来说,我就是比较轴,喜好有点专门逆大众的意思。
属性就是熟人都知道的,主角控or攻控。但这其中的逻辑是,我因为喜欢一个角色而希望他是主角或攻,我更容易喜欢上主角和攻属性的人,但我不会“只要是主角/攻,就喜欢”。
我认为攻受是个可以很坦荡的事儿。写文偶尔也可以玩玩情趣或梗,但花长篇大论纠结在这上面的很令我厌烦。我不知道因为多少执意反攻的受和执意不让反攻的攻而弃文。不知道为什么许多书中都有这些情节,有的还描述成“受的骄傲让他不允许自己雌伏于他人身下”,我不懂这事儿和骄傲啊、自尊啊之类的东西有什么关系?
我不认为攻受格外有多少不一样,不一样只能由人自身造成,和攻受的划分无关。——所以,我不认为一个受做了受就是被折辱,不认为他是受了多大委屈。还有,我对“雌伏”这个词有着微妙的反感。
说起来我以前想过一个中露相性一百问的梗,自己脑补的时候会哈哈笑:
问,为什么如此决定攻受?
伊万指着王耀答,因为他怕疼。

简单点不行吗。

评论

热度(120)

  1. 身在万物中夔周 转载了此文字
  2. 有鹿来夔周 转载了此文字
    就是的啊,攻受什么的一旦成了要纠结的事情,那和bg向有什么jb区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