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衣宝宝

我的眼中是这整个的世界,而世界中心,有一个你。

【楚路楚】开不动的车😂

陷入性焦虑的小处男路×富有献身精神的师兄
ooc预警

  “不行…不行,”我想后退,但身后是墙壁「跑不掉」这个想法点了火一样在我的皮肤表面不温不火地烧“师兄…别这样,不要…”它又来了——它又来了,我心里的恶鬼,它抓住我,它缠住我,它套牢了我。
   “明非,冷静。”楚子航没有戴美瞳,他向我走进一步,展示他的手。“我是安全的,你看,我把自己绑起来,你完全,彻底——安全,并且掌控一切。就按你的节奏来,我不着急。”他一步一步地节奏稳定地想我走来。
   脚步声,每一步——都让我心里的恶鬼更焦灼——像是落在我心里,然后我看到他赤裸的 双脚。
   他咬住我耳朵时,耳朵感到的柔软的触感——潮湿的,很轻。我的耳朵上会印上他的齿痕吗,我希望会这样。我希望让我身上有更多他的痕迹。
他的声音,楚子航的声音,低声喊我的名字。
   “明非…告诉我,你害怕什么?”
   “我不知道…”是什么?楚子航的鼻尖在我的脸颊上擦过,一路火花带闪电。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想…”我看到楚子航的脖子,他的喉结上下滚动。

   我想把你吃掉.
   字面上的意思,吃掉——从唇齿间经由食道流进我的胃里。
   这个想法让我浑身一阵战栗——它叫我兴奋,同时这个认知让我害怕。
   我害怕的是……
   “不…我什么…也没有想,师兄…师兄…求你了…”
   “你求我什么,明非?”他的吐息钻进我的耳朵里,在我耳侧每一根细小的绒毛上拂过。

   “求你了,求你了,师兄,让我走。”
   “你想让我走吗?”
   不。
   不想。
   师兄。师兄。师兄。楚子航。楚子航。   楚子航。楚子航。
   他看着我。
   它看着我。
   我心里的恶鬼。
   它浑身赤裸。

   我终于能看到了「性」的形状,它一如既往的勃发、膨胀,躁动,让人不安地延伸出一根根触。我只是——终于明白它是什么。它具象成楚子航的脸,楚子航的眼睛,楚子航的喉结,楚子航的皮肤,楚子航的阴.茎。它就是楚子航。

   “…师兄…”
   “你想要什么,明非?”
   “我能…先把你解开…”
   “嗯。”
   “然后把你脱光…”
   “嗯。”
   “再把你绑起来吗?”
   “……”

大概不会有后续😂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