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喉间跃动的鸢尾花呀

愿你随波起伏,永不沉没

《也许一切问题都是个大问题》

不论我怎么思考,创作的出路最终还是只有创作

燃烧原野:

我想其实同人这种亚文化的诉求其实无比简单,就是创作者和阅读者的“我们”想被当作【人】。不想像是牲口一样被肆意驱赶着,从这个平台到那个平台;也不想像老鼠一样见不得光遮遮掩掩,难以启齿自己的喜爱。

我时常觉得同人爱好者的处境越来越像什么呢?就如同在寒风中劳作了一天的可怜人,回到自己在悬崖峭壁上漏风漏雨的家,掀开洗的看不出颜色的床单,从吱嘎作响的床下面掏出一个灰色的石罐,小心翼翼的提防着什么一样的掀开盖子,手指在里面蘸出一点点蜜,放在嘴里吃一口,顿时就感到了幸福和宽慰,立刻就觉得这样的日子能挨下去了,至少我们还有一点点甜蜜是不是?

而你推开窗四处张望下去,发现外面和你一样的有无数悬崖和破屋,甚至比昨天还多。
这真是一个迷惑的事实,我们喜欢同人的“同好”越来越多了,但家却越来越破了。

针对最近的同人“低等论”,我始终觉得创作和喜爱阅读别人的创作,哪怕是二次创作,从来都不是什么羞耻的东西,是不停的“驱赶”使我们受辱,才会变得无法认可自己的喜好,甚至有很多同好自己心中都觉得搞了同人就低人一等了。但实际上,这就是如同爱好是钓鱼、是攀岩、是游泳,同人女孩喜欢的就是因为爱而延伸出的二次创作,仅此而已。


抬头挺胸吧,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任何爱应当受辱。




然后说下举报。

这几天在微博上实在激愤,口吐火焰莲花。一方面我痛恨于少部分人的无知和傲慢,竟可以轻易毁掉自由美好的东西,一方面又痛恨我心中明白,如今的环境之下,其实举报整个创作平台这件事情是早晚会发生的一件事。今天不是这个明星粉丝,也会是别的明星粉丝,甚至也可以是任何人看同人文化不爽的人,区别只在于粉圈有着无比强大的行动力和军事化管理,所以举报成功的几率上比较高。
原因无他,因为我们每个人枕边都有枪,因为总会有坏人去扣下这杆枪的扳机,因为这个时代渐渐对举报习以为常了,而粉圈举报只是其中一个集中的体现。

我从cp05开始参加同人展,如今已经过去了十年。最早参加的时候,自己还是一个不怎么会画的少年,但是我现在都记得那个场馆里阳光中飞散的尘埃,铺在桌布上的同人志,和后面那些妆容朴素却有着闪亮眼睛的创作者们。那时候摊位虽然不多,但是每个摊位上基本全都是同人本,和如今的周边市场占据半边天截然不同。时过境迁,我依然记得那些坐在自己摊位前面小姐姐,过去翻本子时候她们露出的那种羞怯又期待的目光,那是一双双渴望着自己作品被认可,自己的CP被喜爱,渴望着文化交流的眼睛。

然后CP十年,二十代过去了,CP场馆越来越大,喜欢二次元文化和同人创作者越来越多,最终到了要包好几个场馆的地步,摊位里的小姐姐们逐渐变成了小妹妹,大家的妆容都很精致,穿着打扮也很漂亮,能感受到整个国家物质上的上升和进步,我不止一次的感叹过物质进步让大家都有钱把自己打扮的漂亮可真好,是闪闪发亮的青春应该得到的。

然而我们的创作呢?我们本该一起随着物质基础出现的百花齐放的同人志创作呢?基本上就是停滞不前,然后慢慢慢慢的,半壁江山被周边市场取代。诚然本子的数量逐渐输给了周边商品,是因为一些制作成本上的难度不同的客观原因。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因为周边举报的成功率很小这件事情上也起了关键作用。

很多本该勇敢创作故事的心,它们消失在了每一次对家点下的举报里,消失在了每个同人志代理的店铺被封里,消失在了一个作者被举报抓起来的夜里,消失在了每个利用举报铲除异己而得逞的笑容里。

差不多几年前我在想,二次元发展的这么好这么迅速,越来越多的低龄画手画的这么好,离市场上的同人漫画百花齐放一定不远了。而同人漫画其实是商业漫画的后花园和储备军,这一点在日本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如今多少知名商业作者出身就是同人。当同人市场迎来春天的时候,我们的商业作品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但最后却发现,并没有。因为我们惶恐。


我听到过身边不止一个朋友,说出过,“唉,画了也不敢印啊,万一被举报了怎么办?”
我为什么对举报这么深恶痛绝?因为我知道大家用十几年建立起来的良性文化环境,无数心血快乐,读者赠与的美丽花束、可爱的锦旗,作者腼腆写下的签名、挥着手说请期待我下一次作品,离退缩就差那么一个举报,一个抓人。

我还记得这几年CP的活动,因为原耽的作者被抓,现场也有一些没收事件,导致近几次CP开展前,每一次都要引起一场同人圈惶恐,大家在微博上,在群里害怕的询问,这样到底行不行,这次到底会不会被举报。

那些本该在摊位后面期待着文化交流闪闪发亮的眼睛,最终变成了一种惶恐的警惕的打量着来翻阅之人的眼神。

更让我痛恨的是,首页上同人志代理被封消息几乎没停过,但是盗印店铺却活得好好的,而这之中仅仅的区别是,你创作,你有对家,你有恨你或者你的CP恨到要按下举报的人,而盗印店铺却没有。



所以你的代理会被举报,而盗印店铺却大多不会。
太可悲了,太可笑了。

寻找一件讨厌之物的瑕疵作为举报的借口如此容易,今天得过雨果奖的同人网站都是淫秽色情,明天游戏就可以是鼓动暴力犯罪,后天就可以是看番看剧是娱乐至死精神鸦片。我们所喜欢的所有东西都处于一种不安定的危机之中,只要有人集结起来去找一个借口举报,你会发现这一切都无比的脆弱,无人幸免。


我为反对同人圈举报发过很多次声,我知道除了这次激起民愤事件之外,更多的大大小小的举报,蚕食着同人圈的日常。这片灰色地带,明明大环境里彼此都举步维艰,同人圈内部却还是要彼此不得好过。


这场和粉圈斗,和资本斗的抵抗战争也许会输,也许会赢。满身鲜血一直被驱赶的绝望之人挥出一拳不容小觑,无处可退的人们自然会全力以赴。


但重要的是,在这结束之后,我们是否能够反思?是否接下来又要回归被无数“小小的举报”包围的环境?是否又要回到举报不喜欢作者的账号和文章,回到举报不喜欢作品的淘宝店,回到举报不喜欢的CPtag,回到那充斥着“小小的恶“的环境里去?


仅仅一次同人圈的大集结,是否能够让大家寻找到真的乌托邦?让大家意识到曾经存在于同人圈内部那些小小的恶、小小的举报,也都是自相残杀?


这一次潘多拉魔盒打开的样子,希望让大家都看看明白,利用举报去铲除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是不行的。


因为魔鬼的火焰不会怜惜任何人的家园,它一点被点燃,就会迟早烧个干净。


这一篇文章不光是记录一下一个大举报时代在同人文化中的缩影,也希望在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得到的不仅仅是“赢了”或者“输了”,而是更多的反思。自己会不会去举报不喜欢的东西?看到朋友要举报不喜欢的东西的时候,是否有勇气站出来告诉她不对?在面对群体性作恶的时候,是要蒙住良心假装不懂,还是要制止她们?




也许一切问题都是个大问题。




当然,最后肯定也有人想问我,那如今搞创作的人要怎么做呢?我想这几天已经有无数的人回答过了,也一定比我回答的好。


我的回复和两年前依然没有变,那便是创作下去,把思想的火种传递下去。


因为创作是这文明手中最后的武器,是不把世界交给恶人的最后的呼声,是这片荒芜的大地上最后的玫瑰。

前几天看到了朋友发的一段古龙老师的话,我也很喜欢,就把他当做结尾语吧。

【世界上有些地方的春天,到得总好像特别迟些。】
【还有一些地方甚至好像永无春天。】
【其实你若要知道春天是否来了,不用去看枝头的新绿,也不用去问春江的野鸭。】

【你只要问你自己。】
【因为真正的春天既不在绿枝上,也不在暖水中。】

【真正的春天就在你心里。】

【钢刀之下是永远没有春天的。】



敬创作,敬自由,敬早晚会没有钢刀的日子,敬我们终将会迎来春天的时代。






(转载标注后随意。)

快乐嗑cp的时候无意间看到的

谁知道是哪个太太画的

我翻过去给她吹一波彩虹屁

太强了

不愧是太太

轻易做的了我不敢想的事情

太强了!

今天看到的小煌漫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一方试图出轨然后硬不起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心”这种展开(而且wuli米四达也不是这样的人)

但是看到这张图还是疯狂心动

茸茸跟你说“please take care of me”这tm谁受的住!

哪怕没有丸太这个名字

也能看出堀越耕平是始终如一反人类的

首当其冲不能不说的就是爆豪胜己的校园霸凌问题

校园霸凌其实不打紧

有很多人气角色也存在校园霸凌的行为

但为什么放在爆豪身上就不行

因为他是个“英雄”

他是个坚定的正面角色

堀越耕平塑造爆豪这个角色最大的问题就是他在合理化校园霸凌行为

这甚至都不是洗白

两者区别在于洗白的意思是霸凌不对,但我改了

合理化的意思是校园霸凌无所谓,不要紧,不算缺点,可以忽略,甚至校园霸凌者可以得到他人尊重,可以被推崇,可以被称作“英雄”,,可以代表正义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首先是对被霸凌者本身的刻画

绿谷对于被霸凌是怎么反应的呢,他无所谓,甚至他本人十分崇拜爆豪

然后是旁人的反应

他们的反应是没有反应,他们认为暴力无所谓,他们依旧觉得爆豪是个优等生,好同学

而这一点在欧尔麦特那句“你有一个很棒的发小”中可以说是得到了升华

欧尔麦特,象征正义,和平与美利坚合众国

他认为暴力不要紧

包括后续洗白安德瓦等操作

可以看出堀越耕平本人对于暴力是十分推崇的


问题根本不在于是不是辱华了
 这样的人就算是不反华
 又能画出什么好作品呢
 又能画出什么英雄来呢

梦到我被校园霸凌
醒来时呼吸里有干燥的血腥味

西撒也太美了
我好爱
结尾好像隐隐约约吃了一把小刀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这个本有没有人发过呀
有人发过或者有侵权的话提醒一声我删了

是一个茸茸开花花的本子
可爱极了
mrm上难得一见的茸相关
还是中文本!

太可爱了吧
好甜
老阿姨一脸姨母笑

mrm上就可以看

我这样发会不会涉及版权问题啊
有没有人知道能提醒我一声
有问题我马上就删了(瑟瑟发抖)